當前位置:第五人格之驱散迷雾 > 書庫 > 緣不由己:千金復仇記

第五人格共研服:緣不由己:千金復仇記

來源:掌中云    主角:季如歌、裴御

小說簡介:

第五人格之驱散迷雾 www.xgcqd.icu   明明是膽小怕事的小媳婦, 嫁給身有殘疾的二少爺,卻又心系大少爺 突然性情大變,對丈夫專一癡情, 可信嗎?

微信閱讀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緣不由己:千金復仇記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要不是因為你生在杜家,我看都懶得看你一眼。”

  杜墨言周圍是一片燒得猙獰的烈火,來勢兇猛,一點空隙都沒有,張口呼吸進來的全是濃烈嗆人的煙塵,令人幾乎窒息。她想要逃離這個致命的地方,但是沒有任何一個方向沒有肆掠的火焰,往哪一個方向都是死神召喚的路途。

  她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出路了,而腦子里回蕩的,就是江圣凌無情無義甩給她的那句話--要不是因為你生在杜家,我看都懶得看你一眼。

  原來一個人可以陰險到這種地步,步步為營,從接近她到和她結婚,不過是他江大影帝的一場大戲。騙了她的青春,騙了她的財產,騙了她的婚姻,騙了所有能夠騙走的一切,最后將她和父母燒死在家中……

  而當杜墨言發現這個日日對她柔情似水關懷備至的丈夫居然和別的女人睡在一起的時候,這個江圣凌居然一點愧疚都沒有,一句解釋都沒有。

  杜墨言火了,為了他能夠坐穩影帝的位置,杜墨言答應隱婚,對誰也沒有公布他們結婚的消息??墑塹彼籽劭醇チ璧謀撐?,她一顆心已經徹底死了。本來以為出軌已經是江圣凌能做到的極致,萬萬沒有想到,他的目的是要奪走她的一切。從財產到名譽,從事業到愛情,就連生命都不放過!

  杜墨言想問一句:為什么?

  但是上天沒有給她機會,周圍的烈火如同野獸一般即將吞噬她的世界,她越來越窒息,越來越無助,越來越絕望……

  ……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十五分,杜墨言感覺到頭疼,居然又夢到了重生之前的那場大火!

  桌上的安眠藥放在那里,杜墨言沒有打算去吃,反正心中不安,吃什么都沒有用。心里隱隱作痛,記恨著江圣凌的所作所為,杜墨言心里煩躁不安。望著外面一片漆黑的夜色,杜墨言心道:終于可以離開這個精神病院了嗎?

  杜墨言是半年前重生這個叫季如歌的女人身上,而當時這個叫季如歌的女人被當成精神病院關在這里已經有一年多了。無論季如歌是不是精神病,但是杜墨言絕對是正常人,并且是重新活過一次的人了。杜墨言表現得越來越正常,終于獲得準許,明天可以出院。

  而杜墨言在這里的半年來,季如歌的家人沒有來精神病院探望過一次。而且很奇怪,杜墨言認為按照自己的表現應當早就可以出院,可是院長遲遲不肯批準,杜墨言總覺得這里面的事情肯定不那么簡單。

  但是好在,明天就可以出院了。經歷過丈夫的背叛,經歷過慘烈死亡,加上精神病院的“瘋子”一般的日子,杜墨言覺得,不知道該說上帝是厚待于她,讓她經歷這么不平凡的人生還是偏跟她過不去。

  既然她有了重新來過的機會,那就不要辜負了老天的好意吧,人心的險惡她已經經歷夠多,現在的她,不會再任人欺負。上一世,她為了家人而活,為了做一個人人喜歡的杜家大小姐,為了愛江圣凌,犧牲了所有的一切。

  如今,讓這些羈絆都見鬼去吧!

  辦好出院手續,杜墨言找到了季如歌的家。近海灣的別墅區里仿流水別墅建造的,卻又在自然主題當中格外增添了現代和人文的元素,格外富有生機。

  杜墨言走進去,本只想安安靜靜待在自己房間,可是沒料到屋子里精彩極了。大廳里六桌牌局一字排開,每個位置上都坐著衣著亮麗的女人。搓麻將的聲音錯落有致,女人們或低聲交談,或思考牌局,或氣定神閑地喝茶,好不熱鬧。

  見杜墨言回來,眾人多不理睬。關注牌局的時候,誰還搭理周圍發生什么。不過,倒有一個人從杜墨言一進門就注意到她了。

  略微清冷的聲線響起,“喲,你回來啦?在精神病院住的還舒服吧?不好意思都沒有時間去看你,主要是最近生意上太忙了。而且精神病院那個地方晦氣得很,相信作為我們家兒媳,你也不愿意見我們家生意受到影響,對吧?”

  她聲音不大,卻剛好可以落入每個人耳朵里,頓時眾人也都不管牌局,停下來看起熱鬧。

  明眼人一看便知,是裴家那個在精神病院的媳婦回來了。之前就聽說裴家有一個倒貼著也要嫁給裴家二少爺的女人。大家都知道裴家二少爺雙腿不能行走,成天在輪椅上度日,可這女人卻自愿下嫁,其中曲折不過是為了裴家的錢罷了,誰也都明白。

  平日里這季如歌對裴家人是百依百順,是打不還口罵不還手。卻是不知犯了什么毛病,居然被關到精神病院,算來也近兩年了,大家都快要忘記季如歌這個人,可她偏偏選擇最不該出場的時候出場,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東西,等著看季如歌笑話。

  幸災樂禍的人,永遠不會少。

  杜墨言循聲看過去,說話的是一個看起來四十多歲的女人,一身Dior珍珠粉長裙裝嫩不能更明顯。她說話間,正眼也沒看杜墨言一下,酒紅色的指甲在瓷白的麻將桌上敲打著催促下一個出牌的人。雖然,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在乎牌局,但她這番問話偏又不看杜墨言,輕佻之意淋漓盡致。

  聽她口氣,應當是季如歌的婆婆。

  婆媳永遠有一本難念的經,只不過一進家門就當著眾人這么不給面子,看來這經書還是梵文。不過她倒不在意,比起她經歷過的事情,這點刺耳的話,簡直不夠杜墨言瞧。

  “不敢打擾您和各位太太‘做生意’,我先回房間了。”語氣不卑不亢,卻給人淡淡的疏離感。說完杜墨言便自己上了樓梯,即使所有人的眼光都在她身上,她似乎也毫不在意,就這樣冷靜平和地上樓去了。

  若是她惱羞成怒或者哭哭啼啼抱怨倒也罷,讓人能有些看頭,可她這不冷不熱的態度,倒是有些冷落的意思。就好像你一拳頭打在棉花上,多沒意思不是?

  本來以為有好戲看,卻沒料到就被季如歌這么四兩撥千斤就過去。雖然不甘心,畢竟桌上的**重要,漸漸也就沒有人關心這件事情。反倒是方名媛,這季如歌對她愛答不理的態度,讓她很不滿意,卻又不好發作,只能拿牌局撒氣,立刻加了**。

  回到房間,杜墨言掃視了一眼整個屋子,光線很好,能從落地窗看見外面的風景。窗邊擺著一臺電腦,電腦配置的是機械鍵盤,墻上是巨大的投影儀。而陽臺邊上則是一排排整齊的書架,上面放著各種各樣的……游戲攻略。

  掃視下來也沒有什么特別的發現,剛剛回來的杜墨言決定還是先洗個澡。住在精神病院的時候條件太差,都沒有好好洗過澡,剛才又被莫名其妙被懟,心情真的不怎么好。于是乎,匆匆進了浴室的杜墨言絲毫沒有注意外面的動靜。

  而這時候裴御也剛好打算回房間洗澡,沒有注意到浴室究竟有沒有人,直接進門去。推開門卻看見季如歌居然在浴室里面。

  此時,杜墨言已經脫掉外套把頭發散開,白色襯衫的扣子也被她松開三顆,露出精致的鎖骨和白皙的皮膚,高跟鞋被丟在一邊赤著腳站在地上。眼里分明有幾分驚慌,可是卻被迅速收斂起來,然后堪堪道,“請你先出去。”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摯愛寵妻

摯愛寵妻

豪門總裁

閱讀
傾凰殤:逆天大小姐

傾凰殤:逆天大小姐

穿越重生

閱讀
我若離去,后會無期

我若離去,后會無期

婚戀生活

閱讀
冷王的一品狂妃

冷王的一品狂妃

古代言情

閱讀
不如兩相遺忘

不如兩相遺忘

婚戀生活

閱讀
永遠,不到盡頭

永遠,不到盡頭

現代言情

閱讀
我曾眼瞎錯愛你

我曾眼瞎錯愛你

婚戀生活

閱讀
我曾眼瞎錯愛你

我曾眼瞎錯愛你

婚戀生活

閱讀
重生之二嫁前夫

重生之二嫁前夫

豪門總裁

閱讀

愛你的心已枯槁

婚戀生活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閩網文(2016)1036-012號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